Wawa's words


最近碰到很多低潮的事情,整個心情大受影響,
因此週三上完一個鳥課、開完社團的會議,趕緊印了灰狗巴士的車票開車回家,
利用短短20分鐘的時間收拾了一個登機箱的行李,千鈞一髮之際跳上了很難等的公車轉搭地鐵去車站搭車啦...

抵達紐約不願具名善心人士L小姐家已經是半夜一點多,要上班的他還得打開大門迎接我、給我一杯營養美味的味增湯,從胃暖到心裡,也覺得溫度提升許多。
隔天約正午才出門,迎接我的是紐約的陽光,藍藍的天空擠在小小的空間裡,卻覺得異常的舒服ऀ(唷~親愛的各位,雖然有藍天白雲,但當時的氣溫可是零下八度C窩)

將BAHAMAS的簽證所需文件送件,自己找了家小酒館享受了一份賣相極類似台式炒麵但味道還不錯的義大利麵,也很順利地跟六年沒見的朋友聯絡上(國中小學時合唱團的同學、也是台大校友)友人J非常熱情的邀請我去哥大晃晃,不但詳細解說這個超級名校的建築景觀、在時間非常不充裕的情況下,盛情邀約我去一家哥大附近的一家匈牙利咖啡館感受一下騷人墨客集聚的的氛圍....

聊到開心處,我也一時興起和朋友去聆聽一場當代藝術的講座,會後不但享受到精緻的佳餚、認識了新朋友,還居然跟藝術家們有了互動!在紐約的生活果然不同凡響!

會後朋友提醒今天是元宵節,她的新朋友邀請他去湯圓party,此時已經八點多,party也都要散場了,我們幾乎是用小跑步的轉搭了兩回地鐵,從第五大到跑到極東南Little East附近的朋友家。

到J朋友家之前有個兩個小插曲,讓我很感動,
一是有個黑人在地鐵上拿著刊物(報紙)說要替某慈善事業募款,一份45cents,
在大都市裡這樣的情形很多,有時候人們會募款、有時候是行乞或是各種奇怪的說法,尋求乘客掏錢的各種手段,我和身邊的朋友碰到這種情況,幾乎是能避則避,
But to my surprise,這位從波士頓搬到紐約也近兩年的小紐約客居然立即掏出零錢要贊助此活動,
她說:既然是有販賣刊物,我傾向覺得是真的募款,這樣的零錢不是很多但也許可幫助到別人...
其二是當我們搭乘第二段地鐵的空檔被一個本來在拉小提琴的黑人街頭藝人拉住,
這小黑長得非常和善,一直拉朋友去拿他的小提琴,而我身旁這位哥大的准博士生居然也接過了這一把琴...
黑人很殷勤地教導朋友怎麼樣擺正確的姿勢弄旋,製造出聲響,其中的樂趣自不在話下,
後來我也被拉去拉一下小提琴(儘管我當年只學了拉兒歌而已)
許多路人也覺得有趣地幫我們照了些相片...
最後我們是丟了小費給他,這位演奏家表現得非常不好意思,說他主動邀請我們來玩他的琴目的並不是要賺取我們的tips的....


anyway,讓我很impressed的是這位已經在國外待了五六年的朋友,在這樣現實的環境下,卻還很有讓我說不出來的親切感與人情味,在我內心已經受到打擊的此時,她有如陽光般溫暖的態度,包括很臨時和我見面、且熱情地帶我東奔西走各場合(我本來只打算跟她喝杯咖啡聊聊天)、與素昧平生的人的互動,還有在這樣浪費的城市裡卻仍然很有環保的概念(隨身帶環保袋)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出國一年多,看到的留學生也多了,老實說剛開始來一年後的人,大多是會越變越現實、越來越冷漠,漸漸地為自己想到越來越多、替別人想得則越來越少,和陌生人(例如店員)的交談變少、視線接觸變短(免得貼人家冷屁股),同情心也日漸荒蕪....
在這裡必須和不同種族(特別是白人)競爭,沒有人因為你的母語不是英文而會對你有比較優惠的待遇,大家都站在同一個水平線上跑,而我常常看到(感覺到)真心對待人、不計較不求回報的人並不會就得到別人的尊敬與感情。出了國,大家說好聽是什麼事情都算得清清楚楚,說難聽點,就是華人的傳統忘了、但美國人的好處也不見得學了多少。
在不同的國家與城市裡,最精明的人是自私的、不吃虧的,功利主義必須發揮到極致才會不受到傷害,
但在我這位唸過美國兩所top10 schools的朋友身上,我怎麼會看到一絲絲的濃濃的家鄉味呢?難到在這樣無情的環境之下,保有赤子之心並未不可能?

我們抵達時,湯圓party早已結束,只剩下主人與冷的水餃和湯圓,
可不知為什麼,主修表演的主人(身份是演員)對於我這位陌生的客人和僅見過一次的J卻也敞開心胸與我們開懷的天南地北亂聊,直至夜幕低垂....


這個晚上,我瞭解了儘管你以為你是人群中最孤獨的那一個,但驀然回首處,卻總有比你更驚豔的風景等著你去發掘,然當你自信滿滿以為披荊斬棘地向前走就可以看到更美麗的花圃時,卻總是遺忘了那些美好的事物也是總是跟隨著你但你卻總是忙到沒時間或忘了低頭看看這些寶藏了。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yderjessica
  • 雖然我不認識G小姐
    不過以前在學校見過兩三次
    我深深覺得她人真的很好 談吐更是很有氣質 家教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