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e  

一個人,要完全瞭解另外一個人,到底有沒有可能?

也就是說,你為了要瞭解一個人,花了很長的時間,不斷地認真努力,

那結果我們到底能夠接近那對象的本質到什麼程度呢?

我們對於我們深信非常知道的對方,其實真的知道了什麼重要的事嗎?

                                                               <<春上村樹, 發條鳥年代記 第一部鵲賊篇>>

 

一直不是村上的fan,儘管大學的時候,閱讀、崇尚村上春樹隱然是一種文青界的風氣,

但基於一種反骨的立場(或者當時的自己無法瞭解村上隱含的言語中能帶來的省思)....

總之,我不喜歡村上,不喜歡他結尾那些總是帶有  "阿、唷"  等語助詞的自問自答語氣,匯集一些通俗、一般性的語錄、卻讓很多人覺得得到共鳴、甚或誤以為是大道理的口條。俗氣的我看了半天也得不到和別人相似的共鳴、所幸遠離之、不看罷了。

儘管我反其道而行、就算大量閱讀吉本芭娜娜等其他知名日本作家的作品後也並沒有得到相對性的反饋與成長。

我無法丈量那一批當代知名日本作家帶給我思想上的影響有哪些,卻深刻地理解當閱讀的本身受到語言的隔閡之時,

欠缺妥適的翻譯,你總離那個滾滾發燙的核心尚有一步之遙。

 

 

而今,怪就怪在....因為不小心踩到一塊村上的地界、仿若觸動了引線、引來了浩瀚的洪水。

透過逐字閱讀,

令人心驚膽戰。

 

迅速地下拉選單閱讀了一篇又一篇的全文,竟噙著淚水地暗自懊惱了起來...

我的確是這樣羨慕著的。

 

可是都什麼年代了,在大家早已不在意所謂的書寫這檔事時,我竟會被這種網路上的陌生人留下的文字而撼動著。

 

夜半不適合啃食太過擾人心思的文字,但這種雞皮疙瘩的感動近來也確少有了,

且...怎麼可以那麼令人心驚的similarity?

 

當日子過得惶惶不安的時候,我靜下心閱讀。

可閱讀好似毒品,喀得越多、陷得越深,

我的心事埋在銅牆鐵壁中,竟連脆弱兩字都哽咽地說不出口。

 

有時候竟會有股恨得牙癢癢的、巴不得轉身離開的衝動。

平凡簡單如我,怎麼就只能選擇一頭栽進去或是遠遠觀火呢?

 

 

承認自己會被文字所吸引,又愛看又不敢看的,

就這樣往往將網頁擱置在遠方的tab裡、瞄著。

 

只是在這個友情與關係建立在快速按讚的年代中,真的剩下好少好少人繼續寫作。

怎麼大家都漸漸都忘了書寫的這件事?棄筆未從戎,只任憑指尖在微微發燙得螢幕上滑行著....

 

 

入秋至今,我僅以極簡的黑白妝點,

此時此刻,黑白還能只是黑白嗎?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