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一直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很想逃避單獨和你見面,但現在我懂了。
那種direct conversation和大辣辣的口氣,不適用於對任何人。

我一向不是會想很多的人,但我會有害怕的感覺,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你說『這種事情有可能算錯嗎?』
你的語氣和表情,讓我不舒服的跟你說『你真的算錯了』
是的,我想了兩次,真的是你算錯了。

其實這種事情根本無須爭執,就算算錯或少算多算,都不關我的事情,

一開始你刺的那一下,我可能已經麻木了,是V的提醒我才發現原來這就是不舒服的感覺來源。

寶貝說:
如果我在場,一定可以巧妙轉移話題的...我就說,這就是wawa阿...

我笑了,是阿!我一直都是那樣的人。


也許你變了、我也變了,但我希望能夠有起碼的尊重與適當的距離,
要不然我會一直想逃的...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