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就說過了,大頭丹是我的美國同學,因為頭很大而被我們取名為大頭丹。

大頭丹的女朋友是大陸人,現在還在大陸念大學四年級,是網路上認識的吧!見面過三四次的樣子,目前
也交往了兩年多,今年春假他跑去大陸求婚,大陸爸媽應該也是答應讓女兒被帶到美國去啦!

大陸籍同班大姊說:『中國人有時候就是~~唉~真沒骨氣,還不就看上人家的綠卡?憑他這種貨色,在美國根本也交不到女朋友吧!』
大姊頭還滿不喜歡大頭丹的,因為大頭丹才剛從大學畢業,卻常顯現出自己很了不起,
我們去西岸拜訪高科技公司的時候,大姊頭在某CEO的演講上妙語如珠,是後卻被大頭丹同學教訓說她不懂得美國的禮節...
我們麗燕大姊虛長大頭丹十歲有餘,在商場上打滾的經驗豐富,這種沒品的小子一天到晚想要灌輸大姊一堆美國文化與價值,自然讓人家覺得跟他多講幾句都很累~


我這個人平常嘴巴是壞了點,但是還算是心眼好,
總是沒察覺大頭同學並不是很受美國同學歡迎,(有些白人很勢利,所以我也對他們沒什麼好的評價)
秉持社會系的教育理念待人以誠,對於大頭同學我也不像其他人能夠閃就閃遠一點。

因為大頭有大陸女友,又是從西岸來,每次看到亞洲同學都會想要哈拉一下炫耀唯一會的幾句國語,
所以我假設他是對亞洲人特別是Chinese友善,
是故,當consulting project被分到和大頭一組時,心裡也不是太緊張,
儘管我比較想和印度好友Abhi一起做sub-group被指派的報告,
但是大頭很早就靠過來說要跟我一同做那個部分,加上客戶也希望我和大頭一組,
開始造就我這兩個小學期很不快樂的起因.....


大頭同學至今23歲,大學剛畢業就來念研究所,是班上少數幾個沒工作經驗的人之一,
這些沒有工作經驗的美國人會對功課特別認真,老師說的事情都奉為圭臬,回家必定預習所有的功課,但是上課講的東西很多都是虎爛,

大家都知道美國人很會出一張嘴吧!沒有念case上課也會、也能亂掰,
反正掰錯了,美國教育體系下的老師都很鼓勵問問題,所以這世界上沒有"wrong questions"就算是"wrong questions"老師還是會說"great"
至於wrong answer咧,老師一則慢慢導正你往正途去想,二來老師寫在黑板上或是繼續講的話題鐵定跟你的答案沒關係,要不老師會說:ㄟ~所以你是想要說XXX(正確的答案)是嗎?


大頭同學基本上上課發言還算是言之有物,只是他講話的聲調會讓人有點起笑,不能夠focus on what he said,因為他常發言,也讓他自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但是跟他去拜訪客戶的時候就會知道所謂的『美國自尊』有多值錢了!

前幾次,我們的客戶都是那種老一點的VP,
大頭每次都列了兩張letter size滿滿的問題問人家,
我常會很懷疑,我們每次都轟炸人家兩小時問問題,為什麼也沒主動聽聽看人家想講什麼?這些問題我幾乎都辦法貢獻,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再還沒有看到對方前就先臆測個六七十個問題出來.......

最後一次的面談是拜訪一個掌管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n)的高階主管,
大頭丹劈頭就說:『你好,我們是XX學校的consulting team,來貴公司幫貴公司解決XXX的問題,我們已經很瞭解你們的作業流程了,在這裡想請教更多問題以很專業的要提供你們實際的解決對策......』
女主管說『我跟你講了我們的作業流程了嗎?』
大頭『我們看了貴公司內部consultant的powerpoint』
女主管『你有看過那份完整的paper(report)嗎?』
大頭『沒有、我們沒那份報告』
女主管『很好!我早就和那個內部的consultant談過,他寫的東西有一堆問題,很多都不是正確的數字,你們不能夠看那些東西替我們解決方案??』(聽到這裡我頭都快抬不起來了,真的很丟臉耶~我是這個傢伙的team mate)


大頭繼續強辯說自己怎麼樣瞭解對方公司的一切....


===要不要挖個洞讓我鑽下去你才繼續講?===


總之,最後大頭閉嘴了,女主管很詳細的告訴我們一些有價值的資訊,
最後我要求其中一個採購示範他的工作進度給我看,
我問大頭『要不要一起過去看』
大頭居然說『No, I am fine』
當時真的很想問候他老媽耶,是怎樣?我們一起做的報告你連看都不用看唷??


ok!!


第二個訪談對象是HR Director,那個人才到職沒多久,很多東西都不是很瞭解,
大頭說了『這是我們的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我暗自竊喜的看著手錶,想像一切都要結束了~~
結果大頭繼續問一些完全就是很愚蠢的問題,繼續問了二十幾分鐘直到我暗示他真的該走了他才離開。


出了公司大門,大頭開始說那個女主管多麼瞧不起我們因為我們看起來太年輕之類的,(大頭丹不知道我比他虛長了五歲有餘)
女主管態度有多差阿,不鳥我們阿,之類的批哩啪啦罵一堆.....


咦?我一度懷疑我完全聽不懂英文??
是誰的態度有問題?
根本就是大頭你自己不夠專業才被人家吐槽吧!
人家明明提供我們這幾個月來唯一有用的資訊,結果你在那裡幹橋個屁?
(事後大頭還真的打電話去總公司跟人家的上司抱怨說我們被人家怎樣無禮的對待,我簡直是聽傻了~~有沒有搞錯阿?你這個毛頭小子去班弄人家資深高級員工的是非,難到你不知道自己身為一個outsider去講那些閒話是很不make sense的嗎??)


抱怨完以後大頭說:WAWA,你不是要請我喝咖啡?
wa:有嗎?
大頭:有阿!上次你父母來的時候我不是幫你cover我們的訪談?
wa:那不是你認可我才晚到的嗎?
大頭:我答應cover半個小時,但是你晚了一個多小時才到
wa:(碼的!這也要計較!當初是大頭你跟我說我有事情的話不去也可)
wa:喔~是沒錯,但是上次開會的結果你說要給我也沒給
大頭:I will talk you later(結果永遠也沒有把開會的真相告訴我)
然後死大頭繼續跟我凹要喝星巴克的咖啡,還一直說我負擔得起...
雪特!我有錢買咖啡,有什麼義務要請你阿?

wa:我有事情我要走了
大頭:什麼?不能討論幾分鐘嗎?買個咖啡請我先?
wa:不行,我的朋友在等我、我現在已經遲到很久了
大頭:你想要我自己回家?你在趕我?
wa:我沒有趕你,我有事情要做,而且我們當初並沒有講好事後要meeting
大頭丹一臉屎樣,但本小姐實在沒辦法忍受他啦~當然就先閃為妙....

(我事後才知道大頭丹以為我有開車去但卻不願意載他回家,然後他就很不爽覺得我沒有遵守承諾)
(去他媽的承諾啦!我當初跟他說可以載他去客戶那裡是以為客戶在我們學校後面的區內,如果在Boston downtown的話誰會開車去花二三十美金停車阿?)


這些,只是我不爽的開端.............
創作者介紹

Exquisite life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