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於一種無法解釋的原因,或許是因為想要留下某種特殊的味道作為最後的印記。

那興許管他叫做一種衝動吧!

是夜,一副熟稔地打亮了火光,嘗試了總是流轉經過我手又送出去的Original Blue--關乎他的味道。

 

Wiskey and Tabaco, 蒙在面紗後的滋味。

 

無關曖昧、也許有可能是是友達以上,

但我無法對這種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或情感流動的頻率圈下註解。

 

這絕不是外人看到、想到的那樣的複雜或是有interactions,

而是一種非常簡單、明瞭、互相理解但是不越界,能支持對方卻不打擾也不用想念、不用見面的一種模式。

見到面、一起工作當然開心,但僅只於business;不說話、不打照面、同處同一個空間但不往來或打擾、也不是沒有過。

 

你可以稱之這種情感或許能歸類於某一種很特殊少有、幾乎是白堊紀才留下來的特殊情愫。

Don't worry。也許沒有一個人可以瞭解,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謎題和牽絆。

 

總之,沈溺、囿於一種不想面對又有點小生氣、鬧彆扭的情緒裡。

是的,我不想跟你說再見。

 

一年後,你真的會回來嗎?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