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週三那個一首歌都沒唱到的快閃ktv還有被陳奕迅燒起來的唱歌魂,

連兩夜的夜唱算是抑制了血液裡那種騷動。

 

其實本篇的重點不是夜唱、是想談談夜唱帶來兩個層面的想法:

一是發現有些人真的不需要太多時間、天生就有一種讓你容易親近的特質,認識短短幾天就好像認識很久了一樣,就算非常臨時的邀約和相處,都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樣的自在舒服,直接放下心防就當自己人。

二是反反覆覆的舊地重遊、深夜驅車,讓人有一種時空錯亂的悵然感。從前、不只是幾百次地馳騁在這條路上(或許也沒有那麼的從前?),也許不見得每一次都像是第一次,但每個當時的自己卻總是想要深深地記住每一次無論是擁著前方那個溫暖的軀體、或獨自驅車回家時的感覺,雖然我總以為以後還會有一次又一次無窮盡重複上演的劇情,卻也沒料到很多事情就那樣嘎然則止其實是有多麼傷人與不堪。

 

這幾年的折騰,也算是在這一年讓人覺得好像都告了一個段落。看似豐富的人生其實也不過止於再度找回自己和自己相處的能力與勇氣,不瞭解我的人以為我在這一年多起了重大的變化、以為我好像跟從前不一樣了;而真正瞭解我的人看在眼裡卻很欣慰、替那個重新回到the real me的我開心喜悅。

 

其實,從前也沒有什麼委屈不委屈的,只能說因為愛,什麼事情都能包容,讓我似乎、也不那麼記得所謂自己原來的樣子了。

 

 

 

 

 

 

 

 

創作者介紹

Exquisite life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