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Friday, Blue Mood.

照理說每個星期五都是我最期待的一天,因為從下午開始的兩天半假期會讓整週緊繃的心情稍微舒緩,
特別是這兩個禮拜,上週Easter Break的四天假和本週一Patriot's Day的三天連假,應該要讓我很開心很開心才是...

的確,賞完櫻花以後,果然開心了幾天,然後---要快要跌入地獄.....

我們這組的consulting project早早就已經完成final report,相較於很多組在報告繳交截止日的前一天通宵在商學院內趕工的慘況,我還算滿幸運的,最後的paper也沒有貢獻很多心力(校稿)就這樣完成了精美的報告。

可是.....

今天下午跟教授Vin的meeting只有一個慘字形容---

Vin對我們的報告非常不滿意,加上組員總是立刻替我們辯護,
(花了心血做出來的報告被那樣踐踏,誰也會想要解釋些什麼吧)

三兩下的功夫、難搞的老先生被惹毛了,下了十幾次的逐客令叫我們滾、別浪費他的時間,
報告被他摔了無數次,問他什麼問題他都說:i don't know
要不就說:我講了那麼多次你們都不知道我在講什麼、那你們就不用聽我講啦~
( Your report is not interesting. I don't know why should I waste my time reading it.I've no purpose to read it. It's difficult for educated readers to know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The 52 page analysis lacks linkage to your conclusion. )

同組的Tara(小女生)情緒緊繃到再碰一下她可能就放聲大哭的狀況,我們二年級的consultant本週日就要要生小孩了,也是一副緊張到快要昏厥的樣子。
我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一邊暗自擔心,如果Tracy突然暈倒了或是肚子開始痛了,我們要怎麼樣把他送到醫院去?我們會不會因此傷害了一個孕婦的健康與生產?

Tara不斷的替我們辯護,越發引起老頭的不滿,
看到一個在業界赫赫有名、德高望重的高級知識份子這樣發飆與不尊重學生的態度,
只有嘆為觀止四字,
美國人機車起來,真的是毫不客氣,
至於學生也是因為過度個人主義而無法像我和印度同學那樣會想聽完老師的批評再虛心詢問,
總之,這根本就是一團亂的會議.........


meeting結束前五分鐘,老頭終於有一點點肯定的說:you've already did something.But you need to present it in a different way. 然後終於願意講幾個concret feedback.
(前面五十五分鐘,Vin說我們做得超爛啦~沒看到邏輯啦~能夠想到的字眼全用上了)

被老師飆完了,同組同學不斷的fuck fuck fuck的咒罵,Tara開始哭泣,
M&A那部分幾乎被老師批評到悽慘的程度,但其實他們當初如果有耐心一點,就知道老師其實是希望我們restructure our paper,只是唇鋒舌劍之中,Vin可以無情到那種程度也是前所未見的。
(由此我可以想像若在美國公司上班、老闆要fire員工、要飆員工,機車程度絕對絕對會超過起碼還稍微注意所謂『尊重』這檔事的中國人)


我做的這部分沒有太多的批評,而被批評到的地方當初都跟大頭丹說要補上去,
但是自以為是的大頭丹總覺得我不瞭解『American culture』、說我擔心太多事情、告知我Vin和客戶都會喜歡我們的報告、
而把我寫的東西刪掉、覺得他那樣finalize 報告就很完美了,
於是乎.....


我們有了這樣一個很不完美---但尚有補救空間的結局

(這老師有點古怪,上回期中報告時也是把我們批評得一無是處,結果我們拿到A-,反倒是他說報告作得超棒的兩個組都只有B+)


======事件描述完畢之分隔線========


不只是這件機車事,CIRM的小組報告中,跟我很好的韓國同學也很賤,選了一個『公司簡介』來寫,後面有一拖拉庫重要的財務、產業等資料分析全部都推給別人,對我這個完全不走財務的人這學期很不小心的選了這門大爛課,她居然問我要不要作量化分析....

喂喂喂~是怎樣?你不是要主修財務,為什麼寫什麼公司簡介這種簡單事?
會議結束後問他是否願意幫我和另一個同學分擔我們那部分的分析,
她說:你們那部分不用寫多吧!你不是說你要寫某兩部分?剩下就給Z同學寫阿......

除了為之氣結以外,人家伶牙俐齒的回覆,你說我能怎樣?


後來不小心又被約出去吃飯,沒想到突然變成分母要請一個上禮拜生日的荷西同學吃飯(OS:上禮拜你們沒來慶祝他生日、我可是半夜還衝出去參與耶~為什麼我又要來當分母?)

回家路上也找不到停車位去跟婉君姊姊訴苦,只好孤單的回到家....


打開電腦,把預計七點半出門游泳的郭先生挖起來開始訴苦,一訴苦便不得了(很多天沒時間訴苦了)淚聲遽下的,委屈的也不是被老師飆的的這件事情,畢竟以前我碰過更機車的客戶,
Vin那樣的嘴臉,就是大大開了眼界一番,很驚訝他會這樣對待學生罷了(因為其他的美國教授可以說幾乎每個都跟台灣的教授非常不一樣)畢竟四學分也不可能 被當了吧~我們每人可付了四千多美金修這門主修耶.......(Tara會哭,也是因為從小到大沒碰過這種師長、工作經驗不是很夠也沒看過那麼嘴巴賤的 人吧)

心情很差的原因是整學期累積的不快樂、剩下兩禮拜有無數的報告、meeting、期末考等承重的壓力、好朋友遠道來訪卻可能沒時間帶他們好好出去走走、還 有暑假實習工作還沒下落、哪時候回台灣無法確定、九成要搬家但不知道搬到哪裡、哪時候搬、我有沒有辦法回來搬、暑假要不要修課、下學期修15學分會不會" 仆街"............

水龍頭西哩嘩啦打開、小雨西哩嘩啦得下、結果郭先生遲了三個小時才得以走出家門、得以享用早餐....還有....出門赴約....


接著又和婉君姊姊小聊了一下,再和泰瑞弟弟又聊了幾個小時,把整學期的悶一次倒出來.....

Hope I will be fine.
創作者介紹

Exquisite life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