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3602  

 

敦煌的沙、依舊靜靜地困在時間的瓶中,

阿拉伯沙漠的沙,不遑多讓地訴說歲月的印記,

它是否想念Hurghada紅海畔美得令人心碎的風光?

 

 

還記得那駝鈴柔柔緩緩地傾瀉出一地溫柔,

星兒月娘嬌羞地自鳴沙山探出頭的青澀模樣,仿若初會情郎。

 

 

不能遺忘的、總將銘刻於心,

累積在瓶中的,又豈僅僅是沙而已?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