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pless  

醞釀了這麼久,這件事情終究發生了,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居然會有如此決斷的行為,

決策者一切以"SXXXXXXX strategy"為考量,就這樣操刀下了毒手。

 

 

我的腦門被鬧得沸沸揚揚的, 不得平靜。

 

 

布萊德老先生與其他元老,應該從沒想到這種沒經過consulting與team discussion的事情、會發生在這個號稱以process、teamwork治國的體制內吧!

不過短短兩年的時間,本來都是自己人的團體,突然有了"不能說的秘密",

到底誰是裡誰是外,突然有一種曖昧的界線,

說不出來的滋味竟如此微妙。

 

後來才知道,在還沒來得及做higher level communication的狀況之下,對方已經被告知這決策下的結果,

儘管直至現在我們並沒有收到正式的annoucement,卻得被迫面對卡小姐說的"被動式的分離"。

 

我們和布萊德先生心中的第一名(1st tier),就算卑躬屈膝(也或許他們並沒有這樣做才..?)都抵不過"現實"的壓力,向這個世界低頭,

而所有"不能說的秘密" in the air,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我們既然無法接收第一手的罪狀,也無法反駁、澄清所有的指控,

孰真孰假一點都不重要,只有"那些人"知道什麼對他們來講是重要的。

 

 

被迫式的分離,即使心裡再不能接受,又能怎樣?

累積了那麼久的關係,別人卻要你說斷就斷,

他們的處心積慮、他們的精心佈局,我們並不是沒有感知,

可是...這種engineering rigor與personality,在所有的reality之下,

竟可笑地只能承受這種打壓,被動的接受這種strategy(我真的該換兩個字說嗎?)

 

 

也許無法探究冰山之下牽涉的範圍究竟有多深多廣,更無法預料巨變帶來的後果,

不過低落的心情影響了士氣,也可能影響往後"自己人"互動的頻率,

好多種的情緒交雜相疊,卻也無法再多做些什麼,只能拍拍對方說"也許以後(奇蹟出現的話)還有機會吧?"

但說實在的,那種對待伙伴的態度,是要對方以後怎麼還肯真心付出?

當resource都調走了、顏面都不留了、還有什麼機會?

 

卡小姐說,我們就像是不得不分手的男女朋友,彼此都愛著對方,卻得向現實(惡勢力)低頭。

線的這一頭,我卻也說不出那些安慰的話語,畢竟事實擺在眼前,大家或撤或進的都開始動作了,

這三年來,我可曾想過會有這一天嗎?

其他一起工作更久的伙伴們,不知道是更錯愕、還是比我更能接受這種安排。

 

轉機是可遇不可求,卡小姐一定瞭解比我還透徹,而從她身上,我竟看到了好久沒有見識到的氣魄與rigor,

難怪她會是鬼見愁的第一名。

 

老闆說,這個結果暫時是不可逆的,畢竟那兒最高層的KB老大已經同意了,但或許透過後續體制的改善,我們還有機會請對方一起共事。

但我想,老闆應該很清楚自己是在安撫大家,畢竟在這樣競爭的環境下,有什麼真的是unique到非你不可的?真的有哪種技術是別人無法提供的?

更何況毒手又不是對方下的,除非敵手們真的懶散到自己要放棄機會,除非那個秘密中心真心地願意透明化,

否則,大概就是這樣了吧....

 

 

究竟,太晚(意識到)伸出援手的旁觀者、會不會也是加害者之一?

 

 

有些情境是可選擇的、而有些卻是像這樣地令人感到無能為力,

還好,面對這種狀況,我們尚能裝出一派輕鬆的樣子說:It's work (and it's world).

 

 

入戲很深的不只我一個,

也許在這種時機點,我才更深深意識到、自己尚且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吧?

創作者介紹

Exquisite life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