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來不及適應陰情不定的春天,杜鵑花就開了。

一樣是杜鵑花節、三月的校園徵才,多少年過去了阿!

椰林大道兩旁開得茂盛的杜鵑花下、情侶們爭相排著花透露愛的宣言。

 

想當初替學校辦校園徵才活動(Vison1999)竟也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了,(第一屆由學生會協辦、第二屆則由我們AIESEC台大分會搶下)

當年的創舉、現在成為學校的傳統;當初的雄心壯志,竟也有螞蟻雄兵的豪情。

我的眼裡、看著這片開闊大門的轉變,然衰老的、除了我的心、我的眼,其他的,只是日益增加的歷史感。

 

如今大家各分東西,各據歐、亞、美、紐澳四大洲(應該沒有非洲吧?),大家開始有事業、有家庭了,

也有更多人離開了、在異地生了根、興許就再也沒回來過。

 

乍暖還寒的初春,曉風殘月。

 

又,曉風殘月,竟然也是當年某個追求者寫給我落落長情書中的開頭吧?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