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太多愛情的故事,世故的女人對於『愛』這個字總有許多的懷疑,

從小聽慣男人的阿諛奉承,久了也知道男人的話只能聽一半。

 

許久以後,有一個看起來很正直很誠實的男人說要把我當成寶,放在手心好好呵護一輩子,

說不再讓我傷心、難過,要好好地寶貝我寵愛我。

 

那些以愛之名的宣言,似乎陳腐地不能在陳腐、

我一次又一次地在心痛中醒來,卻又打起精神地一次又一次回應著耀眼的笑容。

 

午夜夢迴,我看著這些年來在那些推疊起來的心痛中細細品味記下來的痕跡,

看這這個可悲的自己在這以愛的磚石疊砌成的豪華迷宮裡走阿走著、看到每一個可能的窗口卻逃不出來,

原來,我的信仰一直沒有錯過,出錯的只是這個一直以為something different的腦袋。

迷宮裡那個說好要拉著我走一輩子的人、常常就這樣無緣無故地被『更重要』的事情絆住、沒有線索地就消失了,

讓我在黑夜裡無盡地等待著。

 

 

 

(未完)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