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唯二?)的象山印象發生在庸庸碌碌的13歲,
場景依稀始於一個荒涼的公園、一座金光閃閃的寺廟,
蜿蜒的小路,和拿著報紙非常英勇幫著大家生火的我。
終於漫長的斜坡與叢集的灌木叢

我只是一個被大家拱在天上事實上卻很平凡單純的國中生


和許多記憶一樣,我不願想起的或總是刻意遺忘的,
就在記憶寶庫裡飄來散去,
隨著老友雜談間的話題忽然迸跳了出來,儘管我總拼湊不出那些來龍去脈與枝微末節,
但我確知,那些我刻意忽略的時間膠囊或成為他人的重要的關鍵時刻。




那些我早已散佚的往事阿
在幽幽夢裡縱身一跳,翻弄我沈睡的思緒
那些該遺忘與不該遺忘的心痛神傷
輕輕刺了我,不痛不癢卻帶著一抹微酸的滋味,
又在隔日清晨一溜煙的消失蹤影





記於偶然在某個網站上翩然與"象山"相逢
滴滴答答 滴滴答答的  一個寧靜的  深夜裡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