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2005,拾起遺忘在1993秋天的記憶。
 
傻的、夢幻的、青澀的、疲倦的,還有一些悵然與無奈,歡喜與讚嘆,
矯情做作,卻發不出聲。

我,不敢貿然地對逝去的一輪的歲月妄下斷語---

萬芳的新不了情在空盪的房間飄散,

1993、1997、1998。
不敢回首卻又害怕遺忘。
最真實的,卻也是最朦朧的。


破碎的記憶,零散的對白,
從未離我遠去的好友阿!我的支柱。


從1993走過1998,一個人,兩個人,好多人?
來不及分辨,卻已不復記憶。


在白雪冰宮旋轉奔馳的多少寒暑、
上課偷傳的無數張3M自貼小紙條、
慧自製、熱騰騰地送來補習班犒賞我的新鮮麵包、
不甘被黑心KTV坑而據理力爭獲得賠償的那個下午,
驕傲地被選上樂旗隊打擊組,立刻參與國慶遊行隊伍與出國參加國際行進樂隊觀摩演出的光榮,
第一次補數學在滿坑滿谷建中男生面前,便當袋與書包嘩啦拉零落滿地的窘迫,
在一群男生面前被祝賀『情人節快樂』的尷尬,
還有國文默寫不及格,但卻被國文導師和幾年後拍招生廣告的導演肯定的說:『你看起來功課很好、很聰明』的那種啼笑皆非....


17歲的夢想還沒實現,我卻陷在26歲進退維谷,
曾經的雄心壯志不知被我扔在那個角落,


空白的頁面,徒留永遠無法補綴的傷感。




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